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热门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as  权健  蒋凯  企兴邦
当前位置 : 首页 >> 法律法规 >> 传销:一场赤裸的分赃游戏

传销:一场赤裸的分赃游戏

 来源:未知 作者:麻袋 2016-09-03 14:54  点击:
传销人员的市场表,记录了邀约对象的基本信息 华商报记者 王亮 摄 核心提示: 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涉及传销的经济犯罪在全国蔓延。尽管汉中不断加强打击力度,但打传形势仍不容乐观。这些骗局经常将毫无防备却又贪图便宜的人们拉进深渊,轻则钱财被骗,重则遭遇

 

传销人员的市场表,记录了邀约对象的基本信息 华商报记者 王亮 摄
传销人员的市场表,记录了邀约对象的基本信息 华商报记者 王亮 摄


  
  核心提示:
   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涉及传销的经济犯罪在全国蔓延。尽管汉中不断加强打击力度,但打传形势仍不容乐观。这些骗局经常将毫无防备却又贪图便宜的人们拉进“深渊”,轻则钱财被骗,重则遭遇严重的人身伤害。8月26日,重庆男子刘明生(化名)身陷汉中一传销窝点,因不愿交出财物,遭4人殴打致死。这样的极端惨剧,又一次将传销带入人们的视野。
   2015年12月9日12时许,汉中市汉台区西环路新星家园小区内,20岁的贵州男子陈某为逃离传销窝点从4楼坠下,致使双腿骨折,被小区居民发现后送往医院救治。
   今年7月23日晚8时许,一名贵州小伙被同学骗到汉中一传销窝点无法脱身,趁上厕所之际,划破手指写下求救“血书”,并将血书装进钱包从六楼窗户丢下,后被警方解救。
   8月5日,在江西上大学的19岁山东小伙小卫,轻信网友来汉中找工作,被骗入一个传销组织。其间,小卫急中生智,将自己的位置用手机定位发送给家人,最终成功被解救。
   他们是幸运的,虽然身陷传销窝点,后来均被解救。对刘明生来说,他的遭遇虽然属于极端个案,也难以掩盖传销者“一夜暴富”的美梦,不过是他们设的美丽陷阱。一旦洗脑未遂,他们的恶终将显露,用最直接也是最丑恶的办法,使用暴力逼迫对方就范。
  >>案发
  临死前被打一个小时
   被4个人殴打一个多小时后,精神和肉体备受折磨的刘明生已经奄奄一息。刘明生临死前,4人搜出他藏在鞋底的银行卡,家人打入的24000元,被嫌疑人取出。
   几天前,刘明生受朋友之邀,从重庆到汉中“投资”,不料落入传销陷阱。因为始终不愿交钱“入伙”,刘明生被传销人员控制。
   8月26日下午,刘明生被4名传销人员带往汉台一个偏僻的村子,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殴打。在此期间,刘明生藏在鞋底的银行卡被4人搜出后,被迫向家人打电话要求将钱打到卡上。其家人分两次向卡上打入24000元,随即被犯罪嫌疑人取出,刘明生因伤势过重死亡。
   临死前,4名传销人员发现刘明生已经昏迷不醒,准备打车将其送往医院。在兴汉路陈家营十字打车时,过往出租车以为刘明生醉酒而拒绝搭载。眼看人已经不行了,4人将刘明生丢弃在了路边。
   8月26日下午6时许,有市民在汉台区兴汉路皇后酒店对面的绿化带外侧发现一名男子躺在路边,体表有淤伤。随后赶到的120急救人员现场确认该男子已经死亡。有目击者称,死者是被人从文明小区背出后遗弃在事发地点的。警方现场从死者的随身物品中获悉,死者刘明生为重庆开县人,今年33岁。
   案发后,汉台警方调集200多名警力立即对案件展开侦破。在摸排中,有线索反映死者与传销组织有关,警方随即对案发周边小区进行了地毯式排查,累计查获了50余名传销人员。经各警种连夜奋战,27日凌晨,3名嫌疑人相继落网,警方随即根据线索对另一名贵州籍在逃嫌疑人梁某展开追捕。警方为早日将在逃犯罪嫌疑人抓获,还专门发布了协查通报。27日下午,贵州籍在逃嫌疑人梁某在汉中新体育场附近的出租屋内被警方抓获。
  >>现状
  打而不散 散而又聚
   据汉中市市工商局经检支队副队长王建勇介绍,从1998年开始,传销在汉中陆续出现。“当时只是零星出现,未出现大规模的传销活动。”王建勇说,从2012年开始,随着一、二线城市加大打击传销力度,传销更多地向三四线城市转移,汉台作为汉中经济文化中心,交通便利,成为传销分子的选择地之一。他们分散居住在城乡结合部或旧的居民小区,进行洗脑教育。加之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提出,一些传销组织借此概念炒作,传销活动有所抬头。
   从查办情况看,汉中传销人员主要以云南、四川、贵州籍人为主,这些人普遍年龄小、学历低,行踪诡秘,活动地址变化较快,屡打不散。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区,租住场所主要为城区较大出租房、城郊空旷地带或城中村待拆迁房屋,以租住单元房为主,成员一般一个点有5到20余人不等,且采取分散居住,集会时以临时再集中方式进行。
   为了加大打击力度,今年年初,汉中印发了《全市打击整治传销“2016-风雷行动”实施方案》、《关于进一步做好“无传销县(区)”和“无传销社区(村)”考评认定及报备工作的通知》,5月份召开了全市打传工作会议,对打击传销和创建工作进行统一部署安排。工商、公安部门组织开展了直销市场专项检查活动和打击传销宣传进农村、进社区、进校园、进企业、进城乡结合部的“五进”活动。结合日常市场巡查、治安排查和群众举报投诉,采取排查、暗访、蹲点等方式,对发现的传销活动及时组织力量进行打击。
   截止到今年8月底,汉中工商和公安部门共开展打击传销集中行动20次,出动执法人员763余人次,查处65个传销窝点,教育遣散传销参与人员1001人,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件。
  >>邀约
  女的主打感情牌男的主打情谊牌
   张某,女,23岁,打工,家中经营一家工厂,经济条件很好。房某,女,21岁,企业员工,收入高……在工商部门查获的传销窝点的资料里,华商报记者发现了这些所谓的市场表,上面详细记录了一些人的基本情况,包括职业、爱好、收入、家庭情况。“他们把自己认识的人都记录下来,经过分析后进行邀约。”据一位多年从事打传的工作人员介绍。
   邀约对象首选不安于现状的、有事业心的、能拿出钱的、小钱看不起大钱赚不到的、离过婚的、大专院校毕业生……
   随后,传销人员开始给潜在的“客户”打电话。多问对方的情况,工作、工资、对现在的工作满不满意、想不想换个环境。把自己在这里干什么说给对方听。必须要针对性地吸引,根据对方情况、爱好来吸引。男的邀约女的,可用感情吸引;女的邀约男的,可用感情加工作吸引;男的邀约男的可用情义、感情邀约。强调自己在这边的工作怎么轻松,这边有多好玩,让对方感觉你比他混得好。
   一旦自己的亲戚朋友吸引到位了,很直接地邀约他过来。多说对方的工作不好,自己这边的好处,让他主动提出买车票。当快接到自己的朋友时,要把握他的车次到站时间,要提前10~20分钟去车站接,不要让对方下车还看不到你。快到寝室时,带朋友的会说我们这边的钱好赚房子不好找,人住得有点多。不要等新朋友反应过来就要把话接过来回答:我的朋友在外面走南闯北,人多有什么不习惯的,人多还热闹些。新朋友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回家时让他打个平安电话回家,再给他一个五星级服务,牙膏、洗脸水都要准备好,最好让他洗一个澡,把衣服用水泡好……
   如此到位的服务,便于打消新人的戒心。
  >>洗脑
  篡改法律规定 宣扬暴富
   每个人被骗去待个五六天的时候,听完发展课,就会上线,也就是交钱。上线后就是学习行业知识、规矩,也就是洗脑。
   “他们的讲课都富有很强的煽动性,听了会让人心潮澎湃。”工作人员介绍,洗脑开场白一般会说:首先恭喜又多了一位百万富翁和一个理解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我们不要做穷人的后代,要做富人的祖先,抓住一个机遇改变自己的一生,世界因梦想而伟大,人类因直销而辉煌,从今天开始改变人生。
   “传销骨干很善于编织财富故事进行蛊惑。”王建勇说,传销组织附会国家有关政策,编造媒体报道,篡改法律规定,宣称“商会商务运作模式绝不是传销”,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很多都是商业精英,只要加入就能轻松得到高额回报。
   在高档时髦的暴富幻影下,洗脑变得轻而易举。传销组织主要靠编造资本运作式传销的成功可能性和合法性,以及营造信息真空、发动亲情攻势、“成功人士”现身说法等进行洗脑。只有不断的拉亲戚、叫朋友,只有下线足够多,才能达到自己升级的目的。
   以此前被媒体曝光的“1040”工程为例,就是号称只要加入这个以发展“下线”为主要形式的工程,每年就能挣1040万元。听起来不可思议、天方夜谭,可是,当被熟人介绍来听完一堂堂“洗脑课”后,许多人就是相信了,并且深信不疑。他们甚至滥加附会,暗示所谓的“1040工程”是政府支持的合法项目。比如某市政府广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喷水池,被他们解读为“水池由1040块瓷片拼成,水注满后会分流到池外,象征着组织的组合分配”。
   仍以“1040工程”案为例,只要“主任”的下线买入21份份额69800元,那么他就可以得到“红利”19800元。他的上线经理可以分成1万元,向上直到把钱分完。这就是传销对于很多人的最大魅力:不用实体劳动,交钱进入门槛后,不断的拉人进来,就会有回报。
  >>揭秘
  不断拉人入场 游戏才能继续
   蔡宏根今年50岁,曾是湖北十堰一家医院的管理人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2013年,有好友邀请他到四川考察项目,在朋友的再三邀约下,他便答应了。“去了以后他们很热情,端茶递水,连洗脚水都给我打好,我觉得很亲切,后来才发现这是他们洗脑的一个过程。”蔡宏根说,经过朋友的劝说,他加入了传销组织,经过自身的“努力”,他在传销组织里做到了很高的位置,后来他才发现:“两年时间里,我一分钱都没拿到,都被上线卷跑了,完全就是一个骗局。”
   良心发现以后,他开始做反传销志愿者,“我曾被传销人员殴打,2015年7月在四川被200多人围攻,险些丧命。”蔡宏根说,因为目睹了太多家庭悲剧,他无怨无悔。“传销花样再翻新,但本质不会变,就是连环骗局,是用馅饼掩盖着的陷阱。说白了,就是极力 拉入新人,骗你交钱,然后分赃的游戏。”蔡宏根说,新人就是猎物,当他们缴纳的钱被上线瓜分完毕之后,他们就只能去发展自己的下线,寻找自己的猎物。母亲发展不来下线,只好把儿子骗来;儿子为了发展下线,又把父亲骗来。亲情友情是中华民族最美好的情感,但是传销却让人变得亲情泯灭、道德沦丧。
   此前,有媒体报道,西安警方曾侦破的“1040工程”传销案中,被抓获的经理高某坦言:“传销的最终结果,就是少部分处于金字塔顶的人能挣到钱,大部分人是在困到局里。说白了,就是少数高层在剥削大部分底层。”
  >>困境
  传销手法多样 打击难度大
   据了解,在传销组织的活动方式上,传销窝点授课小型化、手法多样化、活动集会化等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这些变化,都使传销活动更加隐蔽,诱惑和欺骗性更大,发现和打击的难度加大。目前,汉中传销窝点绝大多数隐身老式小区或城中村,很难发现。
   汉中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虽然劝返过数以千计的传销成员,但实际上成功率很低,很多人还会故伎重演,有些人根本就不愿回家。“我们进入窝点以后,他们会自觉抱头蹲在地上,他们自称相互都不认识,不知道头目是谁。”工作人员表示,如何应付政府部门检查,是他们的必修课。
   汉中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坦言,由于传销行为的隐蔽性、复杂性和传销人员的反侦查能力不断增强,致使传销行为难发现、难打击、难根除,虽然汉中工商、公安部门在打击传销过程中做了很多工作,但打传工作仍存在部门之间协作配合还不够顺畅、有效的监管力量和手段缺乏、出租房屋的监管存在的漏洞等问题,传销在汉中仍然存在,打而不散、打后又聚。

   华商报记者获悉,8.26事件已引起汉中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正在采取积极有效手段,夯实各部门职责,强化宣传教育,进一步加大出租屋、城中村的排查力度,保持对传销的高压态势,让传销在汉中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华商报记者 王亮 

反传销信息咨询网是由反传销麻袋老师2008年创建,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可协助传销受害者家属进行实地解救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工作。

本网提示:凡是缴纳入门费2800元,2900元,3000元,3800元,3900元,33500元,36800元,69800元等,以五级三阶制为计算返利制度,打着连锁经营,资本运作,阳光工程,商务商会运作,网络营销等都是传销,望大家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

了解更多传销问题请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550-2177998  吴老师:18555002770 张老师专线:15955505324

咨询QQ:93428841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109556621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责任编辑:麻袋

在线咨询

  • 反传销电话
  • 解救求助
  • 举报传销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4 传销康复中心(麻袋反传销)版权所有 冀ICP11001167号 

   18555002770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