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热门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as  权健  蒋凯  企兴邦
当前位置 : 首页 >> 解救案例 >> 打工者必看??聊城小伙在太原传销受骗经历

打工者必看??聊城小伙在太原传销受骗经历

 来源:未知 作者:少爷 2011-09-11 12:16  点击:

多余的话不谈,直接切入正题。写这篇文章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把自己的遭遇写出来,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让更多的人外出打工的人不要和我一样进入骗子设计的诡计中。如果你也是被洗了脑的传销组织内人员也不妨看看我写的东西,就当是看小说了。看看我写的东西和你是不是一样是不是符合。如果此文章有幸被执法人员看到,希望能有人出来申张正义,毕竟我也是个受害者。

我是来自内蒙古,1985年的,家里条件不好,父亲是一个环卫工人,母亲是个残疾人。27岁的我从初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外打工,维持家里的生计。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对自己以后的人生路途有了全新的认识。我不可能一辈子打工,要赚钱、要生存就一定要有一技之长,有了技术在手以后的路才会走的更好一些。而我的年龄偏大了一些,不能象17、18岁的孩子那样混,他们可以经过多年的拼搏走向成功,而我却急于求成。于是我在网上找了一家相对比较好的挖掘机学校(山西省劳动厅挖掘机学校),来到这里学习挖掘机。在学校里是一天实践课,一天理论课,学习一个月左右由学校安排工地进行正式的工地教学。在学校里我学习很努力,校里的教练都对我很重视。就在我即将被学校安排到工地实习的时候,天不做美,下了几场雨。由于工地泥泞,挖掘机无法工作。急于求成的我便在网上找起了招收挖掘机学员的地方,心想自己既然来学校是在网络上找的,那就一定也能找到一个招收挖掘机学员的地方。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在山东聊城,说是中建四局的张经理,大家可以在百度上搜索一下“中建四局山东聊城”直接就能搜的到。经过几次电话询问,对方说的也挺不错的,每个月给学员1000块工资,供吃住,工作主要就是修小区,就在聊城市附近的郊区。

于是在8月8号的时候我做着开往聊城的火车从太原出发了。下午4点到了聊城,下了车之后马上联系张经理,对方声称已经派人过去接你,过了大概5分钟左右电话响了,对方说我是张经理派来接你的,我和他说我现在就在聊城市火车站附近的铁路派出所门口。他说我现在手里还有点事,你先坐车到百货大楼附近等我,我忙完手里的事马上就过去接你。于是我打车来到了百货大楼的楼下等着,大概过了40分钟电话响了,经过一翻询问,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他。见他是个24、25岁左右的小伙子,体格偏瘦,我也就没有产生什么怀疑。他说他刚从工地上回来,好不容易下来一次,已经和经理打过招呼想去网吧上会儿网。我心里急着去公司和所谓的张经理见面,把一切安顿好之后找个地方休息,毕竟做了6个小时的火车,又在百货大楼下面等了近一个小时,加上天气炎热有点支撑不住了。那人便用恳求的语气和我说,我来的时候真的和张经理说过了。玩上一会咱俩再回去吧。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一下张经理啊。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张经理的电话,对方说接你的那个人已经在工地上呆了一个多月了,他岁数小,爱玩,要不你就陪他玩一会去吧,我一会打电话催他,让他尽早带你过来。我心想既然一个经理都能放下面子和我这样说话了,那我怎么还能有不答应的道理,没办法和他一起进了网吧。

在网吧上了大概一个小时的网,接我的人走到我的跟前跟我说“走吧,经理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今天公司事情太多了,让我先把你带到宿舍,安顿下来,明天早上再带你去公司和他见面。”于是我边随来的人打车到了“世博园小区”下了车,他带着我走了好几个胡同,转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他说的宿舍,路上我问他“你们的宿舍怎么在村子里啊”他说“公司离这里很近,走路也就是10分钟的路程,我们在这里租的房子。”见对方说话很坦然,我也没有多想,快到地方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打电话,说“我钥匙忘带了,你在没在家啊?给我开下门。”我由于拖着个箱子,走的比较慢。一直跟在他后面来到了他所说的宿舍。其实就是一家民房。没什么特别的。进了门之后马上有个18、19岁的小伙子迎过来,帮我拿箱子,一边和接我的人说“有新同事到了啊?”接我的人答应了一下把我迎了进来。说“先把东西放边上吧!跟我先见下队长去”于是我被他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屋子,屋里有一张双床、一个沙发、床头上放着一个桌子,上面摆了几本书。沙发上坐着一个带眼睛的年轻人,看样子挺成熟的。接我的人和那人说“峰哥,公司来了个新同事,经理让我带他回来的。”那人赶忙让我坐下,问我家是哪儿的,来这找的是什么工作、应聘什么职位,多大了什么的。让我把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当我把身份证给他的时候他转身对接我的人说:“张经理说让他今天住着吗?给经理打个电话吧,今天工地上回来几个同事,好象住不下。”我也没有多想,把自己的电话拿出来拨号,可是拨过去之后总是忙音,没打通。那个接我的人把我的电话接过去,说我打吧。直接拿着我的电话走了出去。这时候从屋外走进来3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的很结实。进来又是递水,又是问着问那的,我完全没有了防备只心。

大概聊了4、5分钟,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带着个眼镜,年龄在24、25岁左右。感觉这人挺精神的。前面进来的几个小伙子见这人进来纷纷过去握手,高声说:“领导辛苦了。”我站起身让到一边,本来想说些什么,可还没等我开口,几个人便把我围在了中间,从窗下拿出个小板凳让我做在上面。这时我才晃悟,感觉到不对,但是已经晚了。想要反抗却被按在了那里。那个所谓的领导坐下后就开始“审”我。家是哪儿的,多大了,身体有没有什么疾病,来这是干嘛来了?我如实说了,我想可能是遇到抢劫的了,心想完了,找机会跑吧!于是我一边听那人说话一边偷着看地形,身边站的几个人哪容我来回看,动手开始打我,打的不是很重。没办法,我只能在那挺着听那个所谓的领导说话。那人很嚣张,“你看我象好人吗?你来应聘挖机学员是吧?联系的是张经理?”我说“是的”那人便问围着我的几个人“张经理你认识吗?你认识吗?”几个人齐声回答“不认识!”这时候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挺着了,既然没办法,先听听他怎么说吧。我想既然跑不了,那我就装熊吧,慢慢找时机。那人说“小伙子你很不会做人啊!到这地步了还东瞟西瞟的,信不信我把你眼睛给你挖出来?”我说“我信!”“那就别乱动,我说话的时候你给我坐正了,眼睛看着我!”那人接着说“既然你到这了呢!我也不为难你,你小伙子也不用乱猜疑,我们呢也不抢你,你想想你一个臭打工的有钱吗?有钱的话给我们哥几个一人分个100万马上放你走。你有吗?”我回答到“我没有!”“没有你就好好给我听着,我呢也不图你钱,也不图你的命,你小子烂命一条,对我没有任何用处。你要是想跑呢,我告诉你路线:从着出去往南200米,湖西派出所;往北1000米,第二刑警支队。你要是想跑呢,我把大门给你开开,看看你能不能跑出去。看看你去报了案之后是派出所把你送回来还是把我们抓进去。我们能大白天的把你骗过来,我们就有坐在着的资本。”围着我的几个人大声回应道“对!”那人继续说“今天把你骗到这就是留你小子五到七天,让你考察一个行业,一个21世纪发展的必然趋势,一个直销业,考察明白了之后你就给我拎着你的破包哪儿来的给我滚回哪去。”围着我的几个人大声回应“对!”那人继续说“如果你不好好考察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今天的行业在全国各地都有我们的人在,找到你家是很容易的事,如果你不好好考察,我们也不会对你做什么,想想你身份证背后的家人。我相信你一定会考察的很明白。今天的行业即将面临立法,让你来就是让你来看看这个行业,国家有规定,立法必须有大量的人知道今天的行业。我也不图你说这行业好与不好,因为你现在还有考察,你没有权利来对这行业进行任何评价!等到你考察明白之后回到家里,立法的时候如果想说呢,你就说两句,不想说呢,你就保持个沉没,也就算是对我们行业的最好的支持也就行了”围我的几个人又大声回应道“对!”说到这里我心里就明白了。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传销组织,如果真是直销没有必要用这种手段把我骗到这里,还动手打人。早在2003年的时候我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也遇到过一次传销,在秦皇岛,在那里呆了3天,每天有人给讲课“洗脑”。传销组织里的人的待人方式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第4天的时候就被当地公安机关整个把那个传销组织端了。

说完之后那人转身往出走,几个围我的人又纷纷鞠躬说:“辛苦领导,再见领导。”那领导走后,几个人把我带到了院子里给我倒上一盆水让我把脚洗了。这是做传销的惯用计量--收买人心。这时候我才真正的注意了这个并不大的院子,墙高有3.5米左右,大铁门上了一把大锁,院子里有两棵椿树。如果想逃跑只能是从树上爬出外面去,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洗完脚之后他们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进了屋之后看到屋子中间铺着一条地革,两边整齐的放着盛好了的面片,两边整齐的站了两排人。自己默数了一下,总共有16个人,都是男的。他们让我在最前面第二个的位置站好了,接我的人站在我的旁边。最后进来的一个人把门带上走到正下面的位置说道:“领导有事,大家吃。”大家随声附和:“领导有事,大家吃。”之后大家一起盘腿坐下。这个人就是所谓的‘管家’,家里所有事物全都由着人负责,包括买米面菜到安排每天谁出去接人,谁带人,谁吓人等等。我坐下之后没有动,因为我知道他们吃饭的时候不允许人随便说话。接我来的人把我面前的碗端起来放到我的手上,让我吃饭。我心里想到,既然来了就别亏了自己,有吃的就吃,既然他们能吃,那我就也能吃。保存好体力好有机会往出逃。吃饭的时候他们在坐的所谓“老朋友”左一句右一句的争相将笑话,吃了两口,一个人出来说大家先把碗筷放下,我给大家讲个小故事。大家听到后都把自己的碗放在自己前面的地革上,整齐的放好。筷子横着摆在碗上,盘腿坐好。听那人讲故事。当时我哪有心思听他讲故事,见大家都面朝着说话人的方向,我知道眼睛也必须在那个人的方向,也就没有往旁边看,眼睛直直的看着说话的人,心里想着用什么方法才能走出去。故事很快将完了。那人继续说话:“小故事被我很不成功的讲完了,讲的是什么呢?说的好听一点说的是个技巧,说的不好听了那就是一个骗!”众人随声附和“对!”那人继续说话“说你小伙子既然大白天的被我们的人骗到这里,既然到了这里了我不管你在外面混的多么牛B,在这里你是条龙在着也得给我盘着,你是条虎呢也得给我趴着。”“对!”“既然我们能大白天的把你接到这里来,我们就有接你来的实力。你小伙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你来到了我家,到了我的一亩三分地上,那么我就告诉你这么一句话‘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对!”“我家领导你也见了,该和你说的话呢也告诉你了。如果你想跑呢,往南200米湖西派出所;往北1000米第二刑警支队。你想跑呢随便你,看看到时候是派出所给你送回来,还是把我们抓进去。来的时候你也都看见了,村里的人没有一个拦住我们的。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这个村子里有2/3的人在从事今天的行业,我们在这里这么嚣张就一定有我们嚣张的资本。领导说了让你五至七天考察一个直销业,一个21发展的必然趋势,如果你小子聪明的话就别在这跟我们这些老朋友耍心眼,我们这行业什么都不多,就是见到的人多。什么样的人我们都见过,比你有能力,有头脑的人多了。他们走不了,我想你小子就是有什么三头六臂在这也是没什么用的。既然到了这里想出去我给你一条明路,好好考察,考察明白之后呢,谁接你来的,谁送你走也就行了。”“对!”说完之后又有个‘老朋友’接下他的话继续说。大致内容和他说的查不了多少。那些所谓的老朋友一个接一个的继续说下去,一直说了将近20分钟。那个管家发话说:“吃饭!”大家才又把碗端起来吃。端起来碗里面的面已经凉了。大家又开始争先恐后的讲起笑话。(说到讲笑话,无非是那些被传销洗了脑的人为了增加自己的说话能力,管家安排他们去争先恐后的去说,只有你说的多了才能有能力去骗后来的人)9点10分左右大家都吃完了饭,管家一声“收!”大家开始把碗筷收拾起来。而让我出去站在外面的走廊里,两个人负责看守我,和我站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人,我想,他们一定是在我来的之前到的。应该时间也不长。屋里的人陆续走出来,两个人负责刷碗,其他几个人忙着拿盆子倒水让我们几个出去洗漱。我们3个洗完之后他们又让我们继续站在走廊里,十几个‘老朋友’轮番看管我们,轮流洗漱。大概到了9点30左右我们被带到了刚才吃饭的房间。房间的地上已经铺好了凉席,‘老朋友’把我们3个安排在最里面的地方睡觉。其他人纷纷坐下,一个‘老朋友’说了声“脱!”之后大家纷纷脱衣服躺下,关灯。一个不足15平米的地上满满的睡了13个人,挤的没有一点余地。关了灯之后那些老朋友的嘴也没有闲下来,纷纷说着等从行业出去后自己要做什么事业、买什么车等等……我躺在那里没心思去听他们的话,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路到桥头自然直!~我一定会想办法走出去。为了保存体力,养精蓄锐。躺在那里没有想太多的东西。很快进入到了梦乡!~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多的时候外面有人敲我们睡觉的屋子房门,从外面传来一声“大家早上好!~”然后是开锁的声音。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由管家和几个亲信把所有人都锁在屋子里。

我们陆续穿上衣服,‘老朋友’把我们又带到走廊上站好,带我来的人把我的牙刷牙膏挤好,让我跟着他来到外面洗漱。另外两个人也陆续出来洗漱。洗漱完之后我们还是一样在走廊里被几个老朋友轮番看管着。洗漱完之后屋子里已经摆好了碗筷,早上喝米粥,碗里只有一个碗底儿的米,其余的都是米汤。和昨天晚上一个样子,只是讲的小故事变了,故事讲完之后也是一样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个没完。吃完饭之后他们几个‘老朋友’收拾了碗筷,带我们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之后又带我们几个回到刚才的房间。让我们在地上坐好。拿出扑克牌让我们几个和老朋友搀杂在一起打扑克。打牌的人有3拨,每一拨都有‘老朋友’带着,估计是怕我们几个人私下议论什么。大概玩了半个小时左右管家进来了,说了声‘收!’大家忙起来把扑克都收了起来。‘老朋友’让我们几个面超着墙壁坐下。墙壁上挂着一副“黑板”(其实就是用地图反了过来,背面是光华的,可以用签字笔在上面写字,可以用抹布轻松的擦掉。)上去一位‘老朋友’给我们“讲课”(讲课的内容无非就是给人洗脑,内容就不在这里多说了。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在网上查查看看以前破获的传销案件。洗脑无非就是利用几何倍增的原理给新来的下线人员讲加入到他们行业之后每个月可以赚取到的丰厚利润,每发展一个下线人员会得到多少钱,下线再发展下线又会有多少收入等等……一个发展两个、两个发展四个、四个发展八个、八个发展十六个……)讲完课之后‘老朋友’让我们每个人都去了下厕所,之后我们又被他们安排过去一起打牌,打牌期间我们三个人轮番被‘老朋友’叫出去谈话。谈的无非就是听课的内容,对他们行也有什么看法等等……我虽然知道课程内容也知道他们所想听到什么,但是怕他们听出破绽只能装做不懂随便说了一些,那老朋友以为我是没有好好听‘课’。又把我打了一顿和我说‘明天继续给你讲课,给我好好听,如果听不好小心你身份证背后的家人。’我肯定的说‘我一定好好听!’之后又被带回来继续打牌。大概到了下午一点左右管家从外面进来说‘收!’大家忙把牌都收了起来把碗筷摆好准备吃饭。(和前两顿饭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中午的伙食能稍微好一些,每个人的碗里有半碗多一点的米上面有少许菜。)吃过饭之后又让我们继续在那里打牌。下午家里往我的手机上打了电话,接我来的人叫我过去接电话(我的电话自从被接我的人说我来给‘张经理’打电话的时候就一直没有还给我。身份证也被他们拿着没有还)接电话之前特意嘱咐我别让你家人知道你在这里,让家里放心,明白吗?然后告诉我怎么和家里人说。我知道现在不能把自己暴露出来,便按他说的和家里说我已经和‘张经理’见了面了,工作的工地也已经安排了,让家里把心放下来。接完电话继续打牌。大概到了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管家从外面走进来让我们把声音放低。我一边无心的陪他们打牌一边集中注意力听外面的声音‘又有新同事来啊?家是哪儿的啊?来这想做什么工作啊?’原来又有人被人骗到这里来了。我们继续打牌一直到开饭时间我们都站好了之后从外面进来个陌生人(就是新被骗来的人。……无语。)之后的事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了……就这样一天过去了,我庆幸自己没有被他们发现什么破绽。第二天听完课之后我又被领到了‘老朋友’的房间和老朋友‘谈话’。我把老朋友提出的几个问题一一答上。‘老朋友’很得意的笑笑说:“看来今天你真的认真听课了,我再问你几个问题:一这个行业是否犯法?二这个行业是怎样赚钱的?三这个行业赚的是什么钱?四这行业的制度有哪些?五这个行业的前景怎样?”我知道这个不是课上的内容,要靠自己说。所以就想了一下,(当然是顺着他们说。偶尔说错几项迷惑他一下。他听了之后说,你明天再听听课吧。围绕这几个问题好好听。听好了我再和你谈。说完之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又把我带去打牌……第三天听完课之后又叫我出来‘谈话’。我心想我已经来了三天了,应该是时候说了。所以把他的问题一一说明。那人听过之后很高兴的看着我,问道:“既然你已经听的很明白了那就谈谈你的想法吧!有没有兴趣加入到我们的行业来?”我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不加入的话不是被他们害了就是天天这样的关着。看着每天都有人被骗到这里我真的很急。恨不得马上获得自由出去之后报警把他们都抓了。我顺着他回答说‘我很想加入,但是加入要交4800块钱,我家里条件不好,实在是没办法啊!’我知道他们一定会让我去借钱骗钱,故意这样说道……

就这样我反复的打着电话,左一个朋友右一个朋友都为我伸出了帮助之手,很快在我来的第四天钱就打到了我的银行卡上。我被‘老朋友’带到旁边的屋子里。里面已经坐着一个陌生人,持东北口音说:“你的事我都听带你的‘老朋友’说了,你加入我们行业的决心很大。我也了解了,我是他们的上属。现在是业务主任的级别(总共分为五个级别,业务员、业务主管、业务主任、业务经理、总经理),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就帮你把钱取出来,能信任我吗?”我心想既然到了这地步我也不能说‘不’,回答道“能!如果这点儿事都不信任我还怎么加入行业发展?”那人见我信心十足也没有怀疑什么,把我的银行卡拿上,问了密码走了出去。“辛苦领导!再见领导!”第五天早上管家对我说,中午领导花钱买鸡鱼,吃的是你的鸡鱼,恭喜你的加入,管我们这个家的领导会回来陪我们一起吃饭。到时候吃饭的时候不要乱说话……安排好了之后又开始了“打牌”中午的时候仍旧是在那个房间,地上摆好了碗筷,每人半碗米饭,上面盛了少许的鸡鱼。大家站好之后,‘领导’走了进来,大家都整齐的弯下腰齐说道:“辛苦领导!”‘领导’走到最上面中间的位置坐下说到‘大家坐!’‘辛苦领导!’大家纷纷坐下。‘领导’继续说话:“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天吃的是鸡鱼,可是大家知道为什么今天吃鸡鱼吗?”大家齐说道“辛苦领导!不知道领导!”‘领导’继续说:“今天吃的是***的鸡鱼,鸡鱼代表的就是机遇,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的机遇,但是有几个人能够抓住机遇呢?今天我们的***加入到了我们的行业,也就是说他抓住了这个机遇,既然他能够抓住他人生的机遇,我想在座的‘老朋友’和正在考察的‘新朋友’也能够抓住属于自己的机遇………………”说了十几分钟之后对大家说:“大家都饿了吧!~好了,大家‘吃’!”“辛苦领导!”大家纷纷拿起碗筷吃了起来,仍旧讲着那些并不好笑的笑话、小故事……

吃过饭之后领导就匆匆的离开了家,‘管家’把我叫到了别的房间谈了一会(我自然是顺着他说,他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谈完之后把电话还给了我。(拿到电话之后我没有偷头报警,一是怀疑警方真的与他们有勾结,二是我第一次来到聊城,对地形跟本不了解。只知道自己在世博园附近的村子里)到了第六天,管家安排了3个人带我出去转了转,在里面整整的被关了近一个星期,出来走走心情好了很多。我没有趁3人不注意的时候逃跑。因为我是第一次出来,身后还跟着3个人,而且有没有我不认识的陌生人跟着我完全不知道,这时候逃跑危险太大了。就这样我们几个在附近转了转,到公园里走了走。度过了再平常不过一天。第七天‘管家’便让我跟着他们吼人,让我在‘饭桌’上多说话,平时的时候多陪‘新朋友’玩儿,有‘老朋友’叫‘新朋友’谈话的时候多去听。和我说如果你想要快速赚钱的话就必须先把自己‘说’的能力提上来,只有你有能力了才能带来更多的下属(下线)加入。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再考验我是不是真心加入,于是过后的几天里我努力的说,努力的做。没有让他们看到一点破绽,都以为我已经被他们彻底洗脑了,真心的想要赚大钱,真新的加入他们。

就这样过了几天,8月21日,星期日,接我来的那个人和管家请假说要去市里买手机让我我跟着去。就这样我和他一起来到了市里,趁他专心看手机的时候我假装掏出烟来走到门口抽烟。见他没什么反映便跑上了过来的一辆公交车。坐了4站下车随便找了一家服装店买了一身衣服换上,又买了一个帽子带。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山东省会济南市。(我想既然报案在哪儿都应该是一样的。还是有些怀疑当地警方是否与他们有勾结)来到济南市下车后找了一辆公交车上去坐了几站之后下车找到附近的一家派出所进去报案,那派出所却说这个案子我们没办法受理,因为已经垮市了。离的也比较远所以不能立案。没办法我只好去了长途汽车站坐上了回聊城的长途汽车冒险回到聊城。到了聊城之后身上已经只剩下20元钱。下车之后没想太多,直接打车开往聊城市公安局,到了之后身上还剩下5元钱了。我想如果窝点附近的警方如果与传销人员有勾结,那我就应该去市局去报案,他们再嚣张也不会嚣张到和市局里有勾结。到了市局下车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市局的大门禁闭。我来到保安室把情况和保安说了一便,保安也为难的说:“你也看到了,市局的人都已经下班回去了,而且今天又是周日。你要相信我们公安的话就打个‘110’我没有派警的权利,但是你打了‘110’警方就会派车来接你送你去你所被控制的窝点最近的派出所立案。”我没有想太多。我相信警方一定会帮我,有‘110’亲自送我过去,我就不怕他们附近的派出所会与他们有什么勾结了,即使有勾结我已经在‘110’求助,他们也不能把我怎样。定定神拿出电话拨通了当地‘110’的电话……过了15分钟左右‘110’到了,把我送到了‘湖西派出所’立了案。等录完口供已经是将近晚上11点多了,派出所的警察问我你在我们这值班室呆上一夜还是自己找个旅店休息?我身上只有5块钱了,哪还能住的起旅馆。这里离他们传销的窝点这么近,出去之后我也怕不安全,就对警察说了我的想法。就这样我在派出所呆了一个晚上,在旁边的椅子上靠着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7点多的时候我在派出所洗了把脸下楼等着警方安排,7点40分左右警察进来让我跟着他们指出那个窝点的具体位置。跟我去的总共有3个警察。坐上了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一辆面包车,在我的指引下来到了窝点附近停下车来。我们几个人徒步走过去。到了窝点的门口看大门在里面被锁着,穿便衣的警察走上前敲门,让另外两名警察带着我躲到一边。‘管家’走过来之后不想开门,离便衣很近的那个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过去,‘管家’看到有警察过来,没有办法只好将门打开。便衣向我们叫了一声,让我们一起进去。‘管家’看到我之后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没有任何反映。进去之后正赶上他们吃早饭,过去一个警察推开门和里面的人说明了他们就是传销组织,让我认了一下人之后让他们陆续的离开了。最后只剩下‘管家’还在那里。便衣把‘管家’带到了里面的房间,我也跟在后面,便衣让‘管家’拿出证件,‘管家’把自己的身份证和毕业证拿了出来递给了便衣。便衣看了看之后说,你也是个大专生了,别那么天真,被骗了还不醒悟。之后把证件还给了‘管家’让他也离开了,之后对我说:“找下自己的行李物品带回去,钱是一定要不回来了,这些人也都是被骗来被洗了脑的人,他们也都是受害者,和你一样。和家里联系一下回家吧。”(到这时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很确定当初的怀疑,如果警察和他们没有勾结,至少会留下几个人带他们回派出所询问,而他们却没有这么做。这就很明显了:如果他们没有勾结,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我灰心了……

回到派出所之后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让家里给我打了钱之后我坐上了回家的车。在长途汽车上的电视上正放着王保强主演的《人在迥途》,他的经历和我相比差的太远了。回到家里我整个人瘦了一圈儿。心里想着我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传销组织,让更多和我一样的想要除外打拼的人们把我的经验记下来,不要模仿我在网上找不熟悉的地方找工作。这是一段经历,也是一个教训!~

最后我还想补充一句,如果你是和我一样的人,希望你们能够从中吸取教训;如果你也是传销组织内的一名成员,我希望你能够醒悟过来;如果你是一名正义的人民警察,我希望你能出力帮帮我。因为我也是一名收害者。谢谢大家能够用这么长的时间来看我写的东西。
 

反传销信息咨询网是由反传销麻袋老师2008年创建,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可协助传销受害者家属进行实地解救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工作。

本网提示:凡是缴纳入门费2800元,2900元,3000元,3800元,3900元,33500元,36800元,69800元等,以五级三阶制为计算返利制度,打着连锁经营,资本运作,阳光工程,商务商会运作,网络营销等都是传销,望大家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

了解更多传销问题请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550-2177998  吴老师:18555002770 张老师专线:15955505324

咨询QQ:93428841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109556621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责任编辑:少爷

在线咨询

  • 反传销电话
  • 解救求助
  • 举报传销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4 传销康复中心(麻袋反传销)版权所有 冀ICP11001167号 

   18555002770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